黑耀镜の恶魔城

楼主: astray2

[同人小说] ~真说·WHITE BREATH~重制版更新第一章

[复制链接]
 楼主| 发表于 2009-10-3 21:10:06 | 显示全部楼层
一起加油吧~感觉现在就我们俩还有青椒在拼命了~
发表于 2009-10-3 21:15:46 | 显示全部楼层
肉丝大有的磨机呢……
 楼主| 发表于 2009-10-3 21:20:21 | 显示全部楼层
咱就是仨挖坑人....磨啊磨啊的就出来了
发表于 2009-10-3 21:33:46 | 显示全部楼层
OK
28章更新完成
貌似3人里每次更新最短的就是我……
 楼主| 发表于 2009-10-3 21:41:03 | 显示全部楼层
周期最短也是你啊...大家都差不多~你比较容易急着发出来嘛~其实我也差不多...WhiteBreath可以吃老本,像贝尔蒙特年代记一次也更新不了多少....
发表于 2009-10-3 21:59:15 | 显示全部楼层
本帖最后由 群青之光与影 于 2009-10-3 22:02 编辑

有空周期最短……
是周期不稳定
快的话3天2章
慢的话4月1章……还不保证字数……

外传写多了 重新写正史发现好没手感……
 楼主| 发表于 2009-10-3 22:15:31 | 显示全部楼层
弥那坐在靠窗的座位上,似乎在等待某人。

上身穿着奶油色的薄外套,配合着微微发红的裙子,再普通不过的装扮合她心意地没有招致任何人的注意。

窗外是昏黄的路灯,稀稀朗朗的行人赶路似的闷头走着。

最不引人注意的小城中最不引人注意的咖啡屋。

或许就这样生活下去也是一种不错的选择。

弥那对自己的这种想法不由地苦笑。

不多时,一个人影坐进对面的沙发中。

熟悉的银发,血色的眼睛,此刻坐在自己面前的,的的确确是水月的身躯。

不过也只是身躯罢了。

女服务生刚想靠近,就被对方摆手驱开。

弥那丝毫没有松动表情,即使她明白自己现在看起来无比紧张。

“之前也跟你说过了,只要你把他的身体还过来,我可以给你很好的待遇。”

良久,弥那才开口,她努力地平稳着自己的语调,不想透露一丝半毫的情感。

“哈哈哈……”对面的人干笑几声,“待遇?没有比现在这个身体更好的待遇了,我是不会把他交还给你的,别白费心思了。”

“你……!”

“现在我正在适应这个躯壳,照现在的情况看来,很快就可以活动了,你没有理由说服我的。”

“难道你就不怕我在你适应之前灭掉?”

“哈哈哈!怕?有什么可怕的。现在我已经和他融为一体了,只怕你是下不了手吧,否则可就彻底没有挽救的机会了哦……”“水月”邪笑着,指指自己的脸,“就连这张脸孔,也见不到了啊。”

弥那一愣,马上又反驳道:“称霸魔界似乎用不着这么一个肉身吧,那反而会限制你的能力吧!”

“那是我的自由,不用你干涉。”

“什么……!”弥那恼怒起来,“那你到底要怎样才能把他还回来!”

“一定要还吗?”“水月”摩挲着手指,“那,就用你的灵魂来换吧。”

“!”弥那怔住,怒气被这一句话打得烟消云散。

“不肯了?我就知道。”“水月”一副得意的样子,站起身来离开座位,“那就没什么好谈的了,我是不会把他还给你的。”

弥那无言地望着那个熟悉的背影穿过大厅跨出大门,完完全全地败下阵来。

身体垮掉,思维垮掉,弥那整个人倒在沙发里,动弹不得。

离开咖啡厅,“水月”像是自言自语地在黑暗中轻声说道:“我说她还是对你没有什么感情吧……不要再徒劳了,惹恼了我可不会让你好过……”

窗外昏黄的叶子纷纷飘落。

秋季的风似乎要把所有的水分都带走一般,把夏天绿油油的植物统统变为一片片枯黄。

阳光依旧灿烂,只是已不如夏天那般毒辣,照在身上并无暖意,却也让人感觉不到寒冷。

人们三三两两地从铺着落叶的小道上走着,或讨论或沉默地经过窗前。

不远处的一棵古老的枫树渐渐开始发红,血一般的颜色在一片暗金色中显得有些扎眼。

不知不觉,离绯的离去已经快要一年了。

这一年里,绯的声音会经常在耳边响起,晚上睡着之后也总是梦见她在黑暗中说话的样子。

绯是喜欢自己的,翼明白,自己也一如既往地、或者说是更加强烈地喜欢着她,即使她已经离自己而去,而且永远不会再回来,但是自己毋庸置疑地对她抱有强烈的爱意。

拥有力量就是为了自己身上发生过的悲剧不要再在别人身上重演。

翼反反复复对自己这样说。

阿鲁卡多依然在四处奔走,寻找弥那的藏身之处,却毫无消息。尤利乌斯已经很久没有见到了。哈玛也经常表情严肃地跟什么人通着电话。洋子一直都在寻找剩余的拥有力量的人,希望他们可以加入到防止魔王现世的一方,可惜收效甚微,其间还参加了绯的姐姐的葬礼,听说是自杀的。总之那些人都在忙着各种事情。

飞在临死前留了一封信给自己,翼没有读,而是把它揉成一团扔进了废纸篓。后来陆续有几批她的家族的人来寻问信的内容,都被翼赶了回去,一来二去,后来听说由于遗产和继承权已经全部处理,渐渐地也就没有人再找他了。

这么看来,闲着的好象只剩自己了。

学校是再也去不成了,自己现在的状态只怕很难适应那种环境。想到这里,翼又不由地想起和绯一同征战的那段时光。

那之后和伊子通了一次电话,手里握着手机,却又找不到该说的话语。

和西洛 伊子一起上学的时光已经模糊不堪,被涂抹得面目全非的记忆,不论怎么看都缺乏应有的真实感,有时翼自己都不禁开始怀疑自己究竟有没有去过学校。

摇头苦笑,脑海中的一切都变得朦胧起来,像被罩上了一层密纱,虽隐约可见却无法看得清晰。

翼决定不再去想那些有的没的,深呼吸一下,又把目光转向窗外,把一切的思想都寄予在绯的身上。

天使之丘。

松软的草地上零星开着一些不知名的白花,一整片园地里一个人也没有,安静得让人不由想起冬天的午后,浓绿茂密的树木遮挡着强烈的阳光,碧绿的树叶看起来像透明的一般,天空一片湛蓝,只有天边的几抹浮云像要化开一样缓缓飘动。

尤利乌斯沉着头伫立在一片墓碑前面。

不知道为何,他的脸色显得比原来憔悴许多,内心的纠结像浮出水面的气泡一样若隐若现。

纹丝不动的他,背影看上去像石像一般沉默,却又显得有些晃动。

“伟大的祖先们啊……”许久,他像起誓一样,用着低沉肃穆的语气叹道,“我该怎么办……”

一片云遮上太阳,阴影在沉寂的墓陵中游走……

某处废弃的教堂中。

金色的阳光透过琉璃倾泻而下,照出空气中漫散的灰尘,陈旧的木制地板没有一点斑痕,俨然一下子传过岁月来到了现在,没有经历污秽,只有本身苍老了一样。

已经失去光泽的神像下,一个男子席地而卧。

男子看起来只有20岁左右,长相并不如其姿态一般肆意,甚至可以称得上是英俊,红色的短发微微有些翘起,身上不合时宜地穿着白色的一身长风衣。他似乎不怎么在意衣服被弄脏,随意地躺在地板上,耳朵里塞着耳塞,音量不算低的音乐从其中漏出少许。

不久,男子深叹一口气,表情无奈地一把扯下耳塞,懒懒散散地站起身来。

“啊~!”伸了个懒腰,男子便向教堂大门走去。

一道银光随着他右臂的动作一闪而过。

仔细看去,原来是男子手指上的一枚戒指反射着太阳的光芒。

推开教堂的门,迎面而来的太阳光直射入眼睑,男子皱眉,举起手来挡住。

“今天还是好天气呢,”他像是在对谁说话,下定决心一样道,“出发了!”

夕阳的余辉把整块草地照成一片橘红,成群的牛羊像是在响应号召一样,纷纷抬起足蹄,向不远处一片茂密的树林移去,在这红色的光芒之下,连它们的毛皮看起来也像是一团团金黄的绒线,细细尖尖的颅角成片成片地移动着,仿佛海中被退潮卷去的螺壳,有些彷徨却又没有停止移动。

弥那躲在树木的阴影下定定地注视着夕阳下的这一幕,她尽量地避开太阳的位置,用视线追寻着动物们的移动。

看着这一幕光景,甚至连她都不禁有些迷茫,脑中一直想着的让苍真复活的计划此时竟如天边退去的红云一样,变得淡然起来。

她决定姑且先把那些事情放在一边,只把此刻这让人心旷神怡的场面记入脑中。

看了很久,直到天空中再也看不到半点红色,她才站起身走出树林。

繁星代替太阳占据了墨蓝色的夜空,星光闪烁下的平原有一种让人释然的东西。

她抬头呼吸着晚间的空气,感受着肺部的鼓胀和血管的欢娱。
刚刚牛羊们挤过的草地踩上去松松软软的,像云一样的轻。

张开手掌,感受夜风穿过手指缝的轻痒,弥那感觉自己又回到了作为人类存在的时刻。

“不行了……现在人间好象突然出现了不少的魔物,这样下去的话,只怕还没有找到弥那他们世界就已经先被混沌吞噬了!”洋子着急地说道。

“……”阿鲁卡多沉默地点头。

“怎么办啊阿鲁,你倒是说话啊!”

“……等。”良久,阿鲁卡多回答道,“这是德库拉城出现的预兆。”

“什么……那就是说,弥那已经……”洋子微微吃惊。

“除了光辉之剑等少数力量,恐怕其他的所有人都已经臣服于她了。”

“这么快……”洋子喃喃道,“看来还是避免不了吗……”

正如阿鲁卡多之言,弥那此时正审视着占据了大片草地的众人。

幽冥的气息在上空游走,弥那眯细了眼睛,一言不发。

聚集于此的,全部是得到了魔王力量的人们,他们或是想着破坏世界,或是为了一己之利,各怀目的地加入到黑暗的一方来。

说实话,弥那着实看不起这些人,但复活苍真又必须倚赖他们,因此不得不忍气迁就。

沉默片刻,她挥手示意。

几个壮汉手提几桶气味浓重的血走了上来,手脚麻利地开始在草地上画上某种符号。

不一会,一个隐没在草地中的巨大召唤阵便把众人围在了里面。

有人兴奋地摩挲着手掌,有人微微有些紧张地吸了几口气,但没有一个人发出声音。

弥那深深地呼吸了几下,以平缓因为兴奋而纷繁杂乱的心跳,缓缓地翻开了一本极厚极重的硬皮书。

她一边用微微颤抖的声音诵读着书爷上的词句,一边割破身边一个被壮汉们押住的少女的手指,把几滴鲜血滴在脚下的草地上。

少女痛苦地低哼一声,却被其中一个人捂住了口鼻,昏死过去。

弥那诵读完,合上书卷,紧张地注视着地上的阵型。

白色的召唤阵在黑暗中看得不太真切,隐约似乎有一些改变,但又好象是眼睛的错觉,不一会,微弱的红光开始从白色的线条中发散而出,映出众人各异的表情。

弥那咽了一口唾沫,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红色的光芒。

红光维持了一会之后,开始慢慢扩散变强,不多时竟已变得刺眼起来。

众人被红光照得纷纷眯起了眼睛,只有弥那仍然死死地盯视着地面,好象生怕遗漏了什么一样。

夜空此时已经失去了光彩,繁星也不知道隐去了哪里,不远处的森林被红光照得有些狰狞,形状怪异的阴影看起来像是一个个讥讽的笑脸。

渐渐的,所有人都消隐在越来越强的红光中。

——苍真君,我来了。

弥那默默地在心里说道,也消失在了耀眼的阵型下。

一直在家中待得无趣,翼套上一件外套,走出了家门。

一直都不曾变化的街道,一直都来来往往的行人,翼默然无语地走在秋风渐起的路上。

街上不知从哪里飘来咖啡的香味,隐约可以听到高级商场里流出的音乐,经过一家烧烤店时里面传出让人惬意的“滋滋”的响声。

翼漫无目的地四处闲逛。并不是想买什么,只是把自己置身于这个社会。

想想洋子昨天说的话,恐怕已经没多少时间在这里逗留了。

学校也好社会也罢,对于现在的自己来说已经意义不大。没有家人没有朋友,留在这里的理由也找不到一个。

翼细细打量这个熟悉的城市,慢慢地在大街小巷之间走着。

商业街上的繁华,老旧的小街道里的温馨,尽管看上去与自己怎么说也没有什么关联,在踱步之间翼却产生了一种奇妙的感觉。

这一切的存亡,竟都掌握在自己手中。

低头看向手掌,空空如也,只有一点潮气蒸发开来。

喉咙不禁有些干涩,摇摇欲坠的感觉蓦地在脑中盘旋起来。

不知道愣了多久,翼为了摆脱这种难以言喻的感情,掏出手机来拨了一个号码。

“洋子小姐,”对方接起电话,翼沉吟片刻,“请问你知不知道绯的生日?”

电话那头有那么一阵子沉默。

“嗯,谢谢,我知道了。”

挂断电话,翼招手叫上一量出租车坐了上去。

报出一家商场的名称,翼躺靠在硬梆梆的座位中,闭上眼睛。
闭了一会,车停了下来。

付罢车费,翼打开车门跨出步子。

果然是最高档的商场,单单建筑的气派就不同凡响。

翼思索片刻,走向首饰的柜台。

不知去向的父亲每个月定时寄来的生活费决计不算少,甚至可以让他很轻松地买下这整个柜台。

在售货员专业的服务下,翼选定了一对镶嵌着菱形宝石的戒指。

付罢款,翼又坐上一量出租车,驶向公共墓园,那里有他以个人名义为绯立的墓碑,虽然底下空空如也,但翼相信绯一直都在自己身边。

天气似乎会随着气氛而改变,到达墓园时,天已经阴沉沉地要下雨了。

翼抬头看了一会沉重的乌云,走了进去。

据说在绯的家族陵墓中,绯的墓和飞的紧紧靠在一起,说是家族里所有人的决定。翼想像着两个灰色的墓碑在离其他长辈稍远一些的地方立着,看起来有些孤独的样子,不禁在脑海中勾勒出战争中相依为命的母女。

来到自己为绯单独立的墓碑前,翼轻叹一声,弯下腰把灰尘掸掉。

绯,我要去恶魔城了,你应该会和我一起去的吧。

翼把首饰的盒子小心地打开,露出精湛的菱形戒指。

黑色的光泽下微微发出蓝色的光辉,在阴沉的天空下,显得璀璨夺目。

“绯,”翼伸出无名指,露出款式一模一样的男戒,“生日快乐。”

两块宝石的光辉仿佛交融起来,如两人共同的记忆般清晰。

零零散散的雨点落了下来,天地之间都变得灰蒙蒙的一片。

越来越密集的雨点淋了下来,翼深深呼吸,感受着这个世界最后的眷顾。

神城翼,最后一天,以普通人的身份存活于此。

今天以后,我就不再是这个世界的人,而是—

救世主。

第七章 Ignited 完
发表于 2009-10-3 22:22:09 | 显示全部楼层
=口=……
今天文区井喷啦,某L、白龙、小影都更新了啊……
 楼主| 发表于 2009-10-3 22:25:34 | 显示全部楼层
哦哦,有须前辈~近来可好?我这个礼拜没论文,于是就开始重制这篇文了...感谢支持
发表于 2009-10-3 22:26:30 | 显示全部楼层
小说区近日贴量超过水区……
*滑块验证: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主页

GMT+8, 2024-7-14 19:06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

Copyright © 2003 CVCV.NET. all rights reserved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